四大時裝週落幕後再解讀廣東時裝:追隨與創新並存

2018年10月19日08:19

來源:人民網

  作為時尚圈最受關注的盛事,紐約、倫敦、米蘭和巴黎四大國際時裝週日前閉幕——設計師們將“經典”與“夢想”冶煉成新季時裝靈感。面對國際潮流,廣東的時裝力量又有何表現?是追隨,還是創新?不久前,“2018廣東時裝週·秋”在廣州流花展覽中心交上了一張漂亮答卷:58場發佈、36000名專業觀眾、1600萬人次直播平台峯值,累計覆蓋超2.3億的人次。在流量時代,廣東設計師們在與國際流行接軌的同時,“玩”出了自己DNA:從“易逝的潮流”轉化到“永存的設計”,本土時裝設計的精髓幾乎體現在每一件衣服的實穿度之上。尤其是充滿民俗風情的非遺瑤繡,通過現代設計大放異彩。

  男裝酷炫之餘也更偏重運動休閒等功能搭配。

  邊秀邊賣 構築聯動平台

  在今年紐約時裝週上,獲得LVMH大獎得主Kozaburo Akasaka展出他作為新人設計師的個人男裝秀,而作為每年國際時裝週的開篇,這明顯預設了國際舞台想要熱烈擁抱年輕人羣的野心。這一趨勢在廣東時裝週上也愈發明顯。走到第23個年頭,廣東時裝週致敬夢想之餘重點落在“新設計、新產品、新模式”上。對此,時裝週的組委會代表告訴記者,年輕一代的時裝應該是沒有界限的,而設計就是區分時裝優劣的重要屬性。組委會代表指出,今年開啓的與一些互聯網公司的全新合作,為的正是擁抱年輕新力軍,包括設計師以及消費者,發揮官方融入大眾互聯網的真正優勢,“原創設計師品牌線的上線將呈現邊秀邊賣的新模式,這完全是與國際接軌,也給予了本土設計一個極大的‘曬冷’空間,玩出新個性”。

  其實,近來時裝產業或跟隨潮流或營造風格,其最終目的都是為了“能賣”,至於這件衣服“是否剪裁得體”、是否“穿着舒適”,似乎遠離了關注的主要焦點。但另一方面,時裝設計師們迎來了一個全球時尚無界限的時代,手機點開直播平台,遠在倫敦巴黎米蘭的時裝週也隨時可看,資訊讓人們在時裝審美上獲得飛躍成長,所以人們在買買買的同時最關注的是“這件衣服的設計是如何的”——顯然這對於設計師來説是“機”也是“危”。因為站在市場角度,誰都不願意單純從設計角度考慮去試水不確定是否成功的成本投入——這正是廣東時裝週之於本土設計師們的意義。“一個集合全產業多元化的時裝平台被強烈渴求,也是時裝設計敢放膽去嘗試的安全後盾,而時裝週的新形態剛好滿足了這種需求。”組委會代表在接受採訪時候表示。

  解讀:設計新姿態

  一件服裝從面料開發,到設計師剪裁縫紉,到最終完成穿到消費者的身上:這套流程似乎每一個人都能耳熟能詳,是否再也沒法玩出新意了?如果是,那是因為你在關鍵的“設計”環節不夠下苦功。獲得今年“廣東時尚推動大獎”的金憓(華南農業大學藝術學院院長、香雲紗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推廣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也指出,美妙的設計並不是從零到無,而是將傳統玩出創意,“延續一種關乎時裝美學感悟的生命力,是設計師尤其是年輕設計師應該要突破去持續做的事情。”金憓説。

  瑤繡的面貌被設計師巧妙繪畫成現代的模樣。

  瑤繡手稿圖

  色彩重構:讓顏色講故事

  在倫敦時裝週發佈的流行色報告中,已顯示出未來色彩趨勢以“故事感”為主,這意味着時裝的色彩表達的不再單純是一種視覺辨認,更是探索設計師通過服裝表達的交流的渴望。在今年廣東時裝週非遺煥新的瑤族刺繡部分,設計師正是通過不同顏色的繡線重疊、並置、交錯而產生層次豐富的色彩效果,藝術化後的刺繡圖案表達了從真實的瑤族居山遊耕生活中提煉出對大自然生活的感悟。金憓在觀秀後感慨地告訴記者:“大膽將傳統瑤族服裝的高飽和色彩處理得更貼近現代人審美的流行色系,它能讓後續的服裝圖案和廓形剪裁的摩登感變得更自然細膩。”

  “有故事的色彩怎麼表現?我們需要用細微的變化來詮釋,”熙然品牌創始人兼創意總監唐新宇告訴記者,“嘗試用材料和紋理的混合來重組色彩,是有趣的過程與嘗試。”當模特穿着一身橄欖綠色調的古風長卦裙走來,迎面撲來的不僅是來自瑤族的民俗風情,更多的是透過半明半暗的面料處理後被舞台燈折射後散發出來的神祕氛圍,“年輕人寵愛的潮牌元素,可以大膽處理為低調的黑白灰色組合,搭配具有現代設計風格的不對稱剪裁,”在唐新宇看來,古典撞新潮正是非遺瑤繡與時尚潮流的跨界融合,而顏色的重組是讓年輕人第一眼讀懂瑤族故事的切口。

  面料應用:古典面料迴歸

  時裝領域近來流行着“科技引領生活”的潮流,尤其體現在面料的開發以及應用上,更將面料作為一種文化介質用於傳播與推廣。McQueen就曾經做過將古舊經典的棉質絲綢提花織物重新嵌入西裝設計的嘗試。而在廣州,古典面料的迴歸潮流最受矚目。設計師吳雪凱的作品“瑤·源”,使用了扎染技法對瑤族物象形紋(男人、鹿、松果、八角花)圖案在麻面料上進行創作,利用平面與立體裁剪相結合的手法將記憶中的瑤族時裝畫出一幅現代“中式”風。

  同樣以改良中式為基調,設計師成曉琴的作品“瑤家大吉”更大量採用傳統沙質面料,利用面料黑底紅色瑤繡為主,白繡為輔的層次展現現代感十足的輕薄感。此外,在現代設計當中,某男裝定製品牌也為舊面料新應用提供了時髦的玩法——把定製男裝常用的呢絨、絲綢等面料進行了與部分棉、麻的混搭,設計團隊代表説,“這是刻意做舊的基調,為的是讓人更貼近年輕一代的審美,展示高級感的‘潮男Style’。”

  童裝在細節上也呈現了工藝的驚喜。

  環保是另一個最受關注的主題。今年,以童裝“拾年回聲”為主題的時裝週閉幕秀上用一場棉麻印記的藝術展作為走秀的開場,引出一種從服裝本身衍生的綠色環保、可持續性發展的國際視野,引發了人們對棉麻織物多樣性應用的思考。茵曼品牌創始人方建華表示,棉麻面料在未來將不止於服裝領域,它完全可以從服裝領域的靈感出發,迸發到藝術甚至是建築的領域。(譚偉婷)

編輯:梁倩文